> 文艺园地 >

温 暖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02-08 09:00 来源:未知 点击:

 刘中海

春节假期的一个夜晚,我和家人在火车站前的广场散步,看旅客三三两两地从出站口走出,脚步从容,仿佛远行的航船驶入了静谧的港湾,终于卸下了一路的风尘和漂泊在外的疲惫,迎接他们的是火车站前一盏盏明亮的灯。看到这些背着行李、在灯光映照下的旅客,我的心也在这灯光的映照下氤氲着温暖,这温暖伴随我走过人生四季,足以慰藉一生。
  这一刻我想起了我的姥姥,她老人家已经长眠在耕耘了一辈子的田地里,她会和那些吐着红缨的玉米、在风中摇曳的麦穗厮守。在我儿时的记忆中,当货郎的拨浪鼓声在村巷中响起的时候,总会看到一个小脚老婆婆,裹着灰褐色的头巾,颤巍巍地在小小的院中寻找着什么,在贫穷的农家能找到什么呢?奇迹总会在姥姥的手上发生:一个丢在角落已经补丁摞补丁的破胶鞋、几块从土地里揭起来的薄膜……这些东西从货郎那里换回了一把塑料小手枪、几粒花花绿绿的糖豆、一枚锋利的鱼钩……拉大锯扯大锯,姥姥门前唱大戏的童谣在耳畔响起的时候,我又想起了那个给我童年温暖的人。
  从姥姥的家走出来,童年也在一次次和姥姥的告别中离我远去了。进入中学,从家到学校有段距离,而且路面坑坑洼洼,晚自习放学后已经是深夜,父亲很不放心,于是每天晚上接我回家。我的教室就在一楼,快到放学的时候,我总能透过窗户在昏黄的路灯下发现父亲。倘若晚自习的时候我和同学打闹聊天,荒废一个晚上,看到父亲的身影,心里就会涌起愧疚和自责。春天的夜晚,微风徐徐、朗月高悬,路两旁的油菜花沐浴在一片银辉里,默默散发它的浓香,这个时候我和父亲的心情就会变得畅快起来,他走在后面唱着《送战友》,我在前面敲着铃铛。在我后来异地求学的时候,夜里听收音机里孙道临先生朗诵的《背影》,想起父亲在晚自习放学后接我回家的情景。子夜时分,又是月华皎洁的春天夜晚,在如银的月色中,我的泪水悄然滑落,湿了枕畔。
  记忆中很多个温暖的瞬间成了绽放在我脸上的微笑、成了战胜困难的勇气、成了雨过天晴的一缕阳光。

 

 

驻马店市开源大道行政办公区4号楼
ICP备案:豫ICP备10211770号
版权所有 政协驻马店市委员会办公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