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文艺园地 >

品读毛泽东诗词中蕴涵的斗争精神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11-13 15:28 来源:未知 点击:

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就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问题,从战略和全局高度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,强调要发扬斗争精神,不断增强斗争本领。而敢于斗争、善于斗争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品格和制胜法宝。

在漫长革命生涯中,毛泽东同志凭借着对现实斗争的深刻认识和灵活驾驭,在中国大地导演了一幕幕波澜壮阔、威武雄壮的历史大剧,彻底改变了中国命运和世界格局。毛泽东的诗词创作灵感源于斗争生活,是斗争思想的诗意表达,是解读毛泽东斗争精神的独特文本。

井冈山红色景观雕塑——胜利的号角

毛泽东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,也是战斗的一生。他处在一个必须斗争并必须不断激发斗争精神的时代。毛泽东顺应历史潮流,领导中国共产党,团结全国人民,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,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;完成社会主义革命,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;探索社会主义道路,开展社会主义建设。这三件大事是毛泽东的毕生事业,也是他的斗争舞台。

19401月,毛泽东在《新民主主义论》中指出:“我们共产党人,多年以来,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而奋斗,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;一切这些的目的,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。在这个新社会和新国家中,不但有新政治、新经济,而且有新文化。”寥寥数语,阐明了毛泽东斗争实践的主要内容和直接目的。三件大事的历史背景、时代主题、具体任务各有特点,而斗争对象、斗争方式、斗争策略也存在差异。

革命实践磨砺了毛泽东的钢铁意志,孕育了他的斗争精神。因为矛盾多种多样,“斗争”的表现也千差万别,有敌我之分,有内外之别,有文武之道,有刚柔之术,不一而足。这种斗争精神体现在诗词之中,既有水火不容,又有求同存异;既有急风暴雨,也有春风化雨。毛泽东的斗争精神蕴涵丰富、博大精深,经历了时代风云与实践探索的洗礼和考验,成为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毛泽东的斗争实践既洋溢着蟠天际地的宏大气魄,也充满了有的放矢的精准风格。细细品读毛泽东诗词,可以领略到毛泽东斗争实践的丰富多彩。

——抵御西方列强。191557日,袁世凯悍然接受丧权辱国的“二十一条”,毛泽东愤然题诗言志;“东海有岛夷,北山尽仇怨”,他怒斥日本对华虎视眈眈,沙俄大肆侵占中国疆土。1937年清明节前夕,毛泽东撰写四言诗《祭黄帝陵文》,痛陈“强邻灭德”“琉台不守”“人执笞绳,我为奴辱”“ 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”的民族危亡,表明共产党人“万里崎岖,为国效命”,北上抗日,表达“还我河山,卫我国权”的坚强决心。新中国成立后,毛泽东“冷眼向洋看世界”,为了保家卫国,“妙香山上战旗妍”,毅然抗美援朝。

——推翻黑暗社会。“百年魔怪舞翩跹,人民五亿不团圆”,近代中国积贫积弱,反动势力群魔乱舞,劳苦大众水深火热。“万户侯”怙恶不悛,“地主重重压迫”,阶级矛盾异常尖锐,“军阀重开战,洒向人间都是怨”。“遍地哀鸿满城血,无非一念救苍生”,毛泽东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中国革命。几经探索之后,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“霹雳一声暴动”。“收拾金瓯一片,分田分地真忙”,农民问题是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,而实现“耕者有其田”又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根本之策。“太平世界,环球同此凉热”,解放全人类,实现天下大同,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终极目标。

——消灭反动武装。“军叫工农革命,旗号镰刀斧头”,毛泽东从秋收起义开始带兵打仗。“六月天兵征腐恶”“天兵怒气冲霄汉”,毛泽东点燃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。“敌军围困万千重”,毛泽东气定神闲,“我自岿然不动”。他运筹帷幄、用兵如神,“横扫千军如卷席”,最终历练成为用枪杆子改写中国历史的军事统帅和兵法大师。

——征服恶劣环境。毛泽东在为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写的批注中坦言:“万里长征,千回百折,顺利少于困难不知多少倍。”战争年代,毛泽东不仅要迎战反动武装的疯狂进攻,还要应对各种自然条件的严峻挑战,如“路隘林深苔滑”“雾满龙冈千嶂暗”“西风烈”“山高路远坑深”。然而,毛泽东所领导的人民军队“雪里行军情更迫”“万水千山只等闲”。即便在和平时期,毛泽东依然热衷于挑战自然,到“大雨落幽燕,白浪滔天”的北戴河搏击海潮,到“风吹浪打”的万里长江迎风斗浪。

——荡涤邪魔恶煞。毛泽东爱憎分明,立场坚定。“独有英雄驱虎豹,更无豪杰怕熊罴”,他认为,一旦“虎豹”“熊罴”危害人民,人人得而诛之。“梅花欢喜漫天雪,冻死苍蝇未足奇”“蚂蚁缘槐夸大国,蚍蜉撼树谈何易”,对于“苍蝇”“蚂蚁”“蚍蜉”之类,他“要扫除一切害人虫,全无敌”。旧社会血吸虫病导致“千村薜荔人遗矢,万户萧疏鬼唱歌”,“华佗无奈小虫何”;而新社会在党的领导下,“六亿神州尽舜尧”,高唱“送瘟神”的凯歌。《论语·述而》有云:“子不语怪力乱神。”然而,毛泽东指出,“一从大地起风雷,便有精生白骨堆”“妖为鬼蜮必成灾”;他不怕鬼、不信邪,定要“金猴奋起千钧棒”,必让“玉宇澄清万里埃”。

——直面逆境人生。遵义会议之前,毛泽东受到“左”倾路线的一再打击,饱经坎坷。但他高扬“踏遍青山人未老”的豪迈激情,舒展“寥廓江天万里霜”的豁达胸襟,讴歌“今朝更好看”“风景这边独好”的锦绣河山。特别是他一扫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的低迷哀婉,盛赞“一年一度秋风劲,不似春光。胜似春光”的壮美秋景,生动展示了愈挫愈勇、百折不挠的伟人风范。

——剔除错误思想。“管却自家身与心,胸中日月常新美”,毛泽东一生注重修身,保持襟怀清新纯净。他希望好友罗章龙不要妄自菲薄,“无端散出一天愁”,鼓励他“丈夫何事足萦怀,要将宇宙看米”。当曾一起“饮茶粤海”的诗友柳亚子为区区小事而牢骚满腹时,毛泽东婉言规劝他“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”。毛泽东要求新时代的女青年要有志气,“不爱红装爱武装”。他号召“全军民,要自立”“拒腐蚀,永不沾”,做到“奇儿女,如松柏”,始终艰苦奋斗,永葆本色。

——批判错误史观。毛泽东嗜书不倦,但他有独立判断,从不盲从盲信,读史书尤其如此。他的评点“推翻历史三千载”,发人之所未发,言人之所未言。“名世于今五百年,诸公碌碌皆余子”,所谓五百年出现一次的著名人物,不过是些碌碌平庸之辈。“五帝三皇神圣事,骗了无涯过客”,这是对以帝王将相为中心的英雄史观的大胆嘲讽。秦皇汉武、唐宗宋祖、成吉思汗,“略输文采”“稍逊风骚”“只识弯弓射大雕”,《沁园春·雪》的主题是“反封建主义,批判二千年封建主义的一个反动侧面”。历代都把“东临碣石有遗篇”的曹操歪曲成乱世奸雄,毛泽东却对他赞赏有加。“盗跖庄流誉后,更陈王奋起挥黄钺”,毛泽东把这些一向被诬蔑为“盗”“匪”“逆”的奴隶和农民起义领袖,推崇为推动历史进步的“风流人物”。

毛泽东的斗争精神创造了无数人间奇迹,他的光辉业绩已经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。他的诗词创作从内容到形式、从语言到意境、从题材到风格,无不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和浓郁中国气派。他的斗争精神和不朽诗篇,光耀千秋,万古不灭。

作者:汪建新

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副院长、教授

本文刊登于《中国政协》2020年第17期

 

 

 

驻马店市开源大道行政办公区4号楼
ICP备案:豫ICP备10211770号
版权所有 政协驻马店市委员会办公室